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

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

作者:带崽的老狐狸 动作: 催更小说 | 我要求书

分类:修真穿越 状态:已完结 更新时间:2020-06-30 18:28:40 人气:344

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简介:明连追了蒋蛟五年,使尽浑身解数才将这株高岭之花摘下。   两人扯证结婚。   虽然老攻对自己不冷不淡,虽然老攻的朋友都不喜欢他,但明连还是美滋滋。   水滴石穿,他相信迟早有一天蒋蛟会爱上他的。   就当明连这么想时,他莫名其妙地穿了,穿到了各种耽美小说里,成为主角受......的辅助者。   《花心总裁的秘书受》   《无情帝王的奴隶将军》   《冷酷财阀的忠犬男佣》   “……”   明连觉得那些耽美小说不应该是这个名儿,应该叫做《贱受的一百种舔法》。   个个恋爱脑,个个一看到渣攻全都走不动,仿佛被降了智。   明连:我有一句脏话必须说(凸!)   一朝穿回来,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蒋蛟,明连低头看了眼手上捧着的蛋糕。   毫不犹豫,把蛋糕扔垃圾桶。   妈的,老子不伺候了。   离婚!   *   蒋蛟有一个秘密,他从高二开始就喜欢明连。   在亲耳听到明连以“不喜欢别人太主动”为理由,拒绝了追求他的富二代后,准备发起追求的蒋蛟改变策略。   走高岭之花路线。   一切都很成功,明连可乖可软可听话了。   直到某一天......
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最新章节:第64章 第64根铁柱

《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》章节试读

  室内灯光铮亮,精心准备的饭菜被摆上餐桌,三菜一汤,色香味俱全。

  腰间系着围裙的青年把围裙摘下,拿起手机给某个倒背如流的号码拨了号。

  大概过了十来秒,电话才接通。

  那边很热闹,明连听到有人在喊:“再来一瓶伏加特!今晚不醉不归!”

  “有事?”男音低沉,质感冷冷的,像冬日凝成冰的水。

  准备开口的明连愣住,迟疑了一下才问,“蒋蛟哥,你现在是正在吃饭吗?”

  那边应了。

  明连扯了下嘴角,到底还是说,“我今天早上跟你说的事,你还记得么?”

  今天早上起床后,明连就问蒋蛟今晚回来吃饭吗,得到肯定答复后,他告诉对方吃完饭跟他去个地方。

  当时蒋蛟也应了。

 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后答,“抱歉,有点事。”

  喧闹声远了些,似乎是接电话的人走到稍微安静的地方。

  明连低眸,他眼睫直长,像鸦羽生错了地方,在他内勾外翘的桃花眼底下投出一片落寞。

  他使劲儿眨眨眼,似乎要把眼里的寂寞一同抹掉。

  那边依旧是沉默。

  最后到底是明连先开口了,“没事了,蒋蛟哥如果你喝酒记得找代驾,别自己开车回来,不安全。”

  那边还是一个“嗯”,除此之外,没多说什么。

  明连凝视着放在对面位置上、已经盛好汤的碗。

  要是以往哪怕知道对方不回来,他肯定会忍不住跟对方聊聊天。

  但今天,实在没心情。

  微微出神后,明连说,“先挂了。”

  说是说先挂,但其实先结束通话的是对方。

  明连听着手机里的忙音,扯出一抹苦笑。

  放桌上饭菜丰盛,两只碗放在相对的位置,旁边还摆着筷子,冷冷清清。

  该入座的两人,谁也没有入座。

  新鲜出炉的饭菜很香,但明连一点食欲都没有。

  换了一身衣服,拿了车钥匙,明连往外走。

  玄关设有储物柜,明连打开柜子门,把下午去买菜时一同买来的白菊花取出来。

  白皙的手指抚了抚白菊花的花瓣,明连低声道:“希望妈别生气。”

  *

  临水府。

  “蒋哥,又是明连的电话?”齐宣把酒满上,“按我说,其实蒋哥你没必要跟明连结婚,结婚多不自在啊,有个人整天管东管西的,出来玩都打电话查岗。”

  齐宣打心里觉得蒋蛟与明连不相配。

  首先明连家世就不好,说白了就是擦点暴发户的边,再者据他所知,蒋蛟好像有个白月光。

  从高中时候就开始喜欢了,只不过后面不知什么原因,硬生生错过。

  “来来来,满上,今晚不醉不归!”齐宣吆喝道,“蒋哥关手机,别管明连了。”

  蒋蛟眉头微皱,没说话。

  他无疑是出众的,一八.九高,肩宽腿长,深眼窝高鼻梁,鼻梁侧还有一颗小黑痣。

  点睛一笔,把整张脸衬出几分出尘的性感。

  齐宣一说,许多人附和。

  蒋蛟轻啧了声,“就你多屁话,哔哔哔什么,闭嘴吧!”

  一开口,什么出尘高冷气质通通不见,配上那斜斜一勾的冷嘲,痞气横生。

  其他人看出他不高兴,只以为他被明连烦着了,打哈哈两声,没敢继续触霉头。

  上菜,吃饭。

  期间蒋蛟好几次拿出手机,他手机微信置顶了明连。

  好几次蒋蛟都点了进去,盯着信息框一脸认真,几次输入了一段话。

  蒋蛟感觉今天的明连好像有些不对劲,但是......

  最后信息没发出去。

  不能经常主动,否则就不是高岭之花了。

  齐宣眸光微闪,偷偷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。

  编辑好,发朋友圈。

  *

  明连去的是位于郊区的南山公墓,郊区灯光少,只有路灯亮着,有些路灯灯盏烧了也没换新的,夜色愈发嚣张。

  车开到一半,居然下起了雨,不过雨势不大,毛毛雨而已。

  明连想着车里好像有雨伞,就没在意。

  但等去到南山公墓停车场,把车里的储物柜找了一通,他才发现没伞。

  这辆车他跟蒋蛟都有在用。

  明连想应该是对方把伞拿走了。

  算了。

  把副驾驶的白菊花拿上,明连下车。

  幸好雨势不大,没有伞也不特别碍事。

  石阶被守墓人打扫得很干净,但下雨天再干净也有泥水,明连走了几步,鞋子上就沾了不少泥巴。

  他也不在意,走到记忆中的那个墓碑前。

  墓碑前已经摆了一束花儿,花儿新鲜,包装精美,一看就是今天的。

  明连蹲下,把那束花挪到旁边一点,然后将自己的放上去。

  “妈,我结婚了,今年刚结的。他叫蒋蛟,比我大一岁,人很好。本来是想跟他一起来看您的,但......”

  明连捋了下被雨水打湿的额前发,目光从墓碑上的美人照片上移开,“他临时有事,我改天再带他一起来看您,您别生他的气。”

  “我特别喜欢他,看到他就开心,儿子花了五年才追到手呢,下次带他过来一定让他给您赔罪,总之......总之妈您别生他气,算是看在儿子那么喜欢他的份上。”

  明连拿出准备好的帕子,细致地擦了擦墓碑上的照片。

  照片上的女人生得极为漂亮,眉眼与墓碑前的青年如出一辙,不知道是不是有外国血统,女人五官深邃,明艳的美丽。

  可惜,红颜命薄。

  “老头子今年过来看您了吧,有没有跟您说些什么,他那么唠叨的一个人,我猜也就那么些话。其实我不明白,您才去了一年,他怎么就娶了新人。”

  明连抹了把脸,把眼角那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的痕迹抹掉。

  “那女人生的明朗,真的太讨人嫌了......哎,算了,我猜您也不愿意听那些。我还是给您说些开心的事情。”

  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儿话,见雨势逐渐大了,明连才道:“妈,我以后再也不孤单了,您不用担心我。”

  明连起身,眼前忽然黑了一下,他踉跄了一步才稳住。

  他有点低血糖,晚上没吃饭,蹲久了立马起来没缓过来。

  对着墓碑不好意思笑笑,明连转身离开。

  南山公墓这里比较老旧,停车场仍有小票物件,拿了小票后,栏杆缓缓上台。

  明连随便把小票揣兜里,油门一踩就离开了。

  刚进入市区,明连忽然觉得胃痛的厉害,像是有人拿刀捅进去再狠狠绞了下刀柄。

  连忙停车,翻车里的箱子。

  没有找到胃药。

  吃完了。

  靠在驾驶座上,明连长长地叹了口气,等了一会儿,还是觉得疼,只能打开导航去找附近的药店。

  *

  老爷爷拿出老花镜戴上,才看得清楚价格,“二十二块。”

  老爷爷说完,一抬头发现明连身上是湿的,“孩子,你脸色很难看,要不去医院吧。”

  忍不住又唠叨,“你们年轻人啊,就是仗着自己年轻,不爱惜身体。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要风度不要温度,你长那么俊,不用穿那么少也大把喜欢你的。”

  明连笑着拿出钱包付钱,“您说的是。”

  老爷爷把明连瞧了遍,“赶紧回家吧,洗个热水澡,别冻着了。”

  明连点头,拿着药转身想走,但这时胃部忽然一阵剧痛。

  仿佛是整个胃都翻转了过来。

  疼得明连站不住,堪堪扶着旁边的柜台才不至于摔倒。

  “哎~孩子!”

  “承平,你回得正好,帮帮忙,把他送去医院。”老爷子看着刚好在这时进门的自家孙子。

  顾不上放下身上的背囊,时承平连忙过去。在他看清楚明连的脸时,明显愣住。

  怎么是......

  “愣着做什么?”老爷爷扬声喊。

  时承平如梦初醒,连忙把扶着人就往外去。

  “承平,你倒是先把背囊放下啊!”老爷子在后面喊。

  没人应。

  “承平!!”

  等老爷子追出去时,只能看到明连的车尾。

  “一个学期没见,承平这孩子热心不少。”老爷子嘟囔道。

  车里。

  “前面三公里有家医院,很快就到了,你忍一忍。”时承平目视前方,方向盘的手鼓起青筋。

  明连靠在副驾驶上,看着面前的热心人。

  二十岁出头,只能说是一个大男孩,长得不错,衣领跟手都很干净,是小女生最喜欢的那种班草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明连道谢。

  时承平张了张口,欲言又止。

  晚上车辆不多,几次刚好都是绿灯,一路畅通无阻就到医院了。

  时承平把车停好,绕到那边把明连扶下来,马不停蹄的送去急诊。

  等挂上水了,明连才感觉好些。

  呼出一口气,明连道谢,“今晚太谢谢你了,小哥怎么称呼?”

  却没想到,对方把外套脱下,往他身上披,“时承平,以前在南城一中读书,是......你的学弟。不过明学长高三的时候,我才高二。”

  明连本来要推托的动作顿住,惊讶得不行。

  居然是高中母校的人。

  “你记性真好,没想到还记得我。”明连感叹。

  时承平抬眸看他,“学长当年是风云人物,记得你的肯定不止我一个。”

  明连被他说的不好意思,“哪有什么风云人物,我就学渣一个。”

  时承平笑了笑,换个话题,“外套学长还是穿着吧,你是病号,比我更需要。”

  有了学弟这层关系,明连没像一开始那么客气。

  后面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。

  明连见时间很晚了,劝人回去,“你不用在这里陪我,我快输完液了,待会将让家里人来接。”

  时承平眸子微黯。

  他没听说过明连有兄弟,这个时间点的家里人,多半是爱人。

  时承平:“那行,学长有事联系我。”

  时承平离开后,明连拿起手机,他的手机还维持在微信页面。

  他有点强迫症,看到红圈就想点。

  朋友圈那里有红点,明连点进去,本来只想消个红点就退出来。

  却没想到看到——

  【齐宣:恋爱中的人啊,就是喜欢看手机(图片.jpg)】

  照片中的男人俊美逼人,灯光落在他身上,将那古希腊雕像般的五官绘得更加分明。

  男人眼眸低垂,看着手里的手机,鼻梁侧的小痣在他低眸间染上了些温柔。

  明连脸色煞白。

  恋爱?不会的,蒋蛟哥不会有其他人。

  如果他有心上人,就不会跟他结婚。

  对,没事的。

  “怎么不喊人啊,你这针都回血了!”护士阿姨刚开始语气还挺重。

  后面看到明连失魂落魄,而且旁边没人陪着,也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明连到底还是没联系蒋蛟,他自己开车回去。

  等回到家里停车场,他才发现时承平的背囊忘在了他车上。

  而时间已走到晚上十一点。

  明天再给送过去好了。

  推门进来,不意外蒋蛟已经回来了。

  虽然老公冷淡了些,但他从不会超过十点半回家。

  明连心里的酸涩少了些。

  “去哪儿了?”蒋蛟问。

  等走近了,他发现明连浑身湿漉漉的,而外套很陌生。

  别人的外套。

  蒋蛟抹了把明连的黑发,发现也是湿的,“怎么跑到外面淋雨?快去洗澡。”

  明连盯着面前人看了半晌,没从对方脸上看出任何心虚,心下终于稍安。

  “那我去洗澡。”明连脱了两件外套。

  蒋蛟将那件陌生的外套放一边,把明连的外套拿起。

  这外套不能水洗,他打算放在门边柜子上,等明天出去再带出去干洗。

  忽然,一张白色小纸条从明连的外套口袋里掉落。

  蒋蛟愣了下,把小纸片捡起。

  “南山公墓”几个字映入眼帘。

寂卞文学温馨提示
抵制不良作品,拒绝浏览盗贴;注意自我判断,请勿模仿主角;适度阅读益脑,沉迷网络伤身;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。
①如果您发现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最新章节,而本站又没有更新,请提醒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②我们不保证《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》小说文字完整无错,但我们会尽力纠错,努力打造最好的《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》无弹窗小说网。
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《穿回来后,对老攻无感》错误章节,请及时告诉我们,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