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

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

作者:李寒桐 动作: 催更小说 | 我要求书

分类:玄幻奇幻 状态:已完结 更新时间:2020-06-30 16:12:23 人气:406

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简介:音炮·命多到把自己浪死·外热内冷攻vs口吐芬芳·吃货吃出奇迹·外冷内热受   一亿人凭空消失,被卷入诡异的虚拟世界。   游乐场地下的怪人、西欧小镇的诡异病毒、乡村女孩的遗愿……   规则:完成任务加积分,找到出路保性命,请积极活下来哦!   虞翊:哦。   规则:我的NPC呢???   虞翊:杀光了。   ·   游戏拉进来两个愉快的仿佛开了挂一样的玩家。   虞翊闯关靠头铁。   越戈闯关靠命硬。   两人组了个组合,简称——硬铁兄弟。   规则:…你mmp。   ·   虞翊对着越戈比了个中指。   越戈:???   接着,虞翊竖起食指,拇指压在上面。   越戈陷入沉思:……比心?   虞翊:滚!老子特么爱你!   1v1,HE,攻没那么热,受也不是太冷。
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最新章节:第96章 HELLO,WORLD(全文完)

《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》章节试读

  入眼即是一条偏僻的小径,一块木牌摇摇欲坠。

  小路前站着的燕尾服男人看到出现在路口的虞翊眼前一亮。

  他迎上来,脱口而出:“哎呦我的亲娘呀!”

  虞翊脸一下黑了:“……?”

  你有事吗?

  “我可终于等到您了。”燕尾服像是有些不情愿,顿了半分钟,“我的主人呐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请问你是钟吗?还嘀嗒嘀嗒走呢?

  虞翊面无表情:“任务。”

  “好的哟。”燕尾服抛了个媚眼,“接下来我要宣读您的任务了,请玩家‘虞羽’,诶?”他停住了,抬起头。

  “是这么念的吧?”

  “虞翊,翊。”虞翊强调道。

  “好好。”燕尾服继续宣读,“你,不对,您的任务是,哎呀妈呀,愁死人了。”他把任务纸递给虞翊。

  谦虚地问:“这字儿咋念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求人不如求自己。

  虞翊:“我自己看吧。”说完,他从燕尾服手上接过任务纸。

  【玩家‘虞翊’,您的任务是‘在规定时间内活下去’。】

  就一句话。

  在这儿跟他耗了五分钟。

  可真行。

  虞翊抬起头扫了眼前方讪讪笑着的燕尾服。

  ……

  “亲,您走好,别跌沟儿里,一路顺风,半路——呸!”

  燕尾服看着消失在路口的身影嚎叫道:“甭管是死是活,出去记得五星好评哟!”

  虞翊面色一沉,去你妈的,不给你一星差评就不错了。

  道路两旁,高大的树林影影绰绰地阻隔了视线,把人包围在中央,形成一个逼仄且压抑的空间。

  脚下的小路很是泥泞,碎石散落一地,走起来——

  脚底板硌得疼。

  玫瑰园?

  虞翊愣了一下,心里有些诧异,他明明选的是末世生存的章节,怎么会来到中世纪。

  放眼望去,漫山遍野的黑玫瑰跟不要钱似的栽满了平地。

  中间一条明显被裁剪过的小道幽幽地蔓延出来。

  虞翊有些不放心地四处打量了一下,才发现远处像是一栋洋房的形状,也是乌漆麻黑的。

  和玫瑰的煤球儿色混在一起,差点看不出来。

  别处也没路,仅有眼前的小路是能通向

  那意思就是说,快别看了,是死是活就一条。

  爱走不走!

  虞翊“啧”了一声,紧跟着踏上了这条玫瑰园中探出的路。

  脚刚沾地,一股冷风不知从何处席卷而来,把玫瑰吹的七横八纵,深黑的玫瑰花瓣在风中飘扬。

  虞翊一时被吹得眯起眼,等他再睁开眼时,乐了。

  眼下的玫瑰像是被人强行剃头,黑色的花朵肆意败落在泥土中,徒留艳绿的枝干在微风中抖动,像是在为损失的成千上万的头发哭泣。

  有玫瑰遮挡时看着路挺远,玫瑰吹落后,路看上去,更远了。

  虞翊垂眸看着隐没至地平线的路:“……操。”

  作妖的风停了不久便再次卷起,虞翊把尖瘦的下巴埋进大衣里顶风超前走去。

  一小时后,他终于站在了洋房前。

  洋房是全黑的哥特风,屋顶立着两个漆黑的蝙蝠雕塑,大门刻着精细到惊悚的图腾,正对的墙上一面窗户……都没有。

  真他娘是个人才。

  虞翊抬起眼皮,灰黑色的眼瞳满是嫌弃。

  他转眼一看,门口被忽视的地方立着一块破木牌,不知用的什么材质的颜料,总之散发着一股泔水的臭气,红字上书——

  集合点。

  不对吧?

  《弥乐园》什么时候有集合点了?

  虞翊伸手推门,冷白的手臂上腕骨明显突起,淡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下散布,看上去带着点病态。

  他用力推了下门。

  没推动。

  虞翊:“……”

  第二下,俨然不动。

  门十分顽强,丝毫不在乎玩家游戏体验。

  虞翊跟这扇门僵持了十分钟。

  纹丝未动。

  很好,虞翊心想,我放弃。

  于是,他转身坐在门下闭上眼就开始睡。

  “亲!”燕尾服戳了戳虞翊。

  怎么遇到这么楞的玩家?!

  面前的人动也没动。

  “不要睡啦。”燕尾服碰了碰他的眼皮。

  嘴上说的“不要睡啦”,心里想的“快滚起来”。

  五分钟后,虞翊睁开了眼,问:“怎么了?”

  燕尾服看了眼自己的怀表,刚好五分钟,卡得真准,和他方才在门口拖的时间一样。

  燕尾服咬咬牙:“亲亲,这边建议您多看看提示板哟。”

  虞翊顺着他的目光扫过去,木

  请玩家进入‘集合点’,限时三小时。

  “如果我超过三小时了呢?”虞翊抓住准备开溜的燕尾服。

  燕尾服挣扎了两下,没挣出来。

  真尴尬……

  “淘汰。”

  “淘汰是什么?”

  燕尾服挤挤眼睛:“死亡哦,亲亲。”

  看样子是巴不得虞翊赶紧淘汰。

  虞翊抓着他不放:“我选的是末世求生,怎么会到这里?”

  燕尾服挠挠头:“咦?亲亲,游戏是不能选择的哦,都是随机刷新哒!”

  他卖了个萌。

  但一点都不萌。

  随机刷新?

  虞翊皱起眉,陷入思考。

  “亲亲,我真的要走了哦。”燕尾服再次试图挣脱虞翊的桎梏。

  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虞翊淡淡开口,“这里是《弥乐园》吗?”

  燕尾服疑惑地看着他:“不是哦,我们的游戏叫《人类清除计划》哦。”

  他趁着虞翊卸力的机会立刻摆脱瘟神。

  “祝您游戏愉快哦,记得好评,么么哒!”燕尾服屁股上炮似的溜走,迅速消失在丛林尽头。

  还不等虞翊想出个什么头绪,天空忽然出现一道阴影,遮盖在他身上。

  虞翊抬头望去。

  一块类似四阶魔方,黑白分明的方块在上空出现,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各有一盘白色的钟表,指针是深黑,宛如深渊的黑。

  ……

  天色在不经意间蒙上一层灰败,暗沉的像是要坠落下来,大地灰沉沉的,仿佛蒙上一层灰纱。

  指针指向十二点整,“叮”一声,秒表忽然开始奔走,计时开始。

  虞翊下意识去看木牌,上面的字体没变。

  三小时……

  正在虞翊垂眸思考的时候,耳边响起窸窸窣窣地啃噬声,像是大口啃着带着肉的骨头。

  他面色沉重地看了过去,玫瑰园里不知何时摆上了一个木台,枯瘦的女人静躺在上面,穿着一身泛黄的白婚纱,左臂的袖子空瘪下去,在满地黑玫瑰的衬托下有种诡异的美感。

  旁边蹲了个人,穿着西装,背对着虞翊低下头,啃噬的声音就是从他那里传过来的。

  虞翊定睛一看,半截断裂的干手露出了男人的身侧,显然,他正在啃着女人的手。

  倏地,男人停住了,动作迟缓地转

  虞翊这才一睹真容。

  男人头上顶着个腐烂破败的羊头,嘴旁白色的毛边沾上污秽不堪的血迹凝固成一缕缕,浑浊灰白的瞳孔里毫无生气,像是被刷上一层磨砂漆的玻璃球,眼眶周围时不时爬出几条乳黄色蛆虫。

  虞翊下意识捂住鼻子,压下强烈的反胃感。

  男人看都没看虞翊,扔掉手里啃干净的骨头伸手去扯女人的右臂。

  嘶啦一声,女人失去了右臂。

  男人继续大快朵颐地啃着骨头。

  虞翊盯了他一会儿,大概明白了。

  三个小时,是给男人吃女人的时间,过了三个小时,男人没了食物,吃的是什么?

  虞翊想都不用想,他一点儿也没有改变食物链的念头。

  他立刻打量起面前的小楼,门打不开,没有窗户,怎么办?

  炸了吗?

  想着,他瞥了眼即将吃完右臂的男人。

  操,还不如炸了呢。

  他踱着步子从洋房正门离开,绕到后面,整整一圈,一个窗户都没有。

  虞翊满头黑线,这他妈是准备做碉堡吗???

  这样看来,如果想要进去,便只能通过正门。

  他对着铁门踹了两下,想也知道——

  不可能打开。

  时间在迅速流逝,女人的下半身都不见了,天上挂的表也指向了下午一点。

  等等。

  虞翊心里咯噔一下,凝视着钟,看了又看。

  十二点到下午一点,这才一个小时。

  他扭头盯着吃的正香的男人,这他妈一个小时就吃了一半,那岂不是两个小时就全都吃光了???

  虞翊喉结上下滑动一下:“妈的。”

  现在根本就不在《弥乐园》里,在这个鬼游戏里,他根本不知道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,唯一的办法就是进入面前的屋子。

  虞翊撩起眼皮,往上掠过。

  衔接的屋檐,两个古怪的雕像,黑色的瓦片,一个巨大的烟囱。

  视线下滑了两下,猛然上抬,定在烟囱上。

  虞翊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笑容。

  ……

  时间还剩一个半小时,女人的尸体只剩下一个头颅和纤长的脖颈。

  而虞翊——

  某位耍小聪明人士此刻正得意洋洋地抱着烟囱看戏。

  男人抱着女人的脖颈,啃动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。

  果

  比如,鸭脖。

  很快,男人啃得差不多了。

  在虞翊略带嫌恶的目光里,男人把最后一丝头发塞进嘴里。

  咕噜咕噜。

  惊天巨响从男人肚子里传出来,他又饿了。

  这他爸爸的消化地也太快了吧!

  虞翊惊悚地看着他,男人站起身,竹竿似的身躯,抱着一个巨大的肚子。

  他左右打量一下,猛然抬起头,对着楼顶的虞翊咆哮了几声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。

  虞翊拍拍裤子站起身,懒洋洋地朝他摆摆手。

  拜拜了您嘞。

  纵身一跃,借助重力在深长昏暗的烟囱管道中穿梭。

寂卞文学温馨提示
抵制不良作品,拒绝浏览盗贴;注意自我判断,请勿模仿主角;适度阅读益脑,沉迷网络伤身;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。
①如果您发现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最新章节,而本站又没有更新,请提醒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②我们不保证《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》小说文字完整无错,但我们会尽力纠错,努力打造最好的《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》无弹窗小说网。
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《我靠沙雕劝退死亡NPC》错误章节,请及时告诉我们,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。